小说狼 > 妖魔哪里走 > 298.追寻冻死骨(求大家伙订阅)

298.追寻冻死骨(求大家伙订阅)

一秒记住【小说狼文学网WwW.xiaoshuolang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小乞儿们闻言纷纷低头,有个孩童垂涎的看着红薯要说话,却被年纪最大的乞儿瞪了一眼,吓得赶紧往后退。

    王七麟说道:“你们身上有秘密?”

    徐大将红薯埋进篝火里烤了起来,他掏出半只烧鸡架在火焰上烤了烤,很快有鸡油冒出,棕红的烤鸡皮油光发亮,香味一个劲往人鼻子里钻。

    王七麟又问道:“有人说这庙里晚上闹鬼,怎么回事?你们是鬼吗?”

    少年下意识说道:“我们自然不是鬼,是活人呀!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那是你们在装神弄鬼?”

    少年又沉默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最终是一个孩子忍不住了,说道:“大哥阿叔,求你们给我们口吃的吧,我啥都说,就是我们装鬼了,我们拿着火把绕着这破庙转圈圈装鬼火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点点头。

    徐大撕扯下鸡肉分给小乞儿,七个小乞儿迫不及待将鸡肉塞进嘴里吞下,叫道:“真香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为何要装鬼吓人?而且为什么饿成这样了还不去城里讨饭吃?”

    话匣子打开,少年们争先恐后的说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我们装鬼不是要吓唬人,是钻地神仙教我们的,他说我们装鬼,会有官老爷来救我们,你们就是来神仙说的官老爷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能去城里,有人抓我们,我们是被钻地神仙救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本来都给人抓了,他们抓小孩也拐小孩,我在地牢里的时候见到过本地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官老爷呢,钻地神仙说会有官老爷来找我们,你们是官老爷吗?”

    “不对,不是等官老爷找我们,是等官老爷来了去救钻地神仙!”

    听着孩童们七嘴八舌的话,王七麟的心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钻地神仙?

    被抓了、抓小孩也拐小孩、地牢?

    等待官老爷来找?

    孩童们身上显然有许多秘密,他需要仔细挖掘。

    但这得徐徐图之,不能心急。

    徐大拿出面饼烤熟分给孩童来赢取好感,然后问年纪最大的少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少年说道:“我叫狗宝子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这是人家给你起的绰号吗?为什么叫狗宝子?”

    少年摇头说道:“我娘本来叫我宝子,后来我娘不见了,我爹就叫我狗子,但村里已经有个叫狗子的了,于是村里人都叫我狗宝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村?你老家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家在猎户村,在一座山里头,可是前些日子大雪封山了,山里的野兽往更深的山里去了,山里有些人去追它们,然后没有回来。还有的要离开山里,然后也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那你家这个村子在哪个府城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少年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跟二婶出来的,二婶又让我跟着大袄叔,大袄叔领我走了很远,最后我被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大看向王七麟道:“连环拐,他被人拐卖的,倒手卖了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点点头问狗宝子道:“好孩子,你别怕,我们不是坏人,所以你把你离开村子的事跟我都说说。哦,对了,刚才你说不能吃猫,为什么?”

    狗宝子严肃的说道:“阿哥,不能吃猫子,猫子有灵的,谁吃猫子,山猫就会把它吃掉!”

    孩童们吃掉热乎乎、香喷喷的烤饼后变得有精力了,于是一个孩童笑道:“狗哥要编故事吓人了。”

    狗宝子大声说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!我亲眼见过的,不信你们听我说!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道:“一些天以前山里开始下雪,雪下的很大,我们村被封住了,然后大家伙就没有吃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,有些人去深山里没回来,有些人离开村子了。但村老说他们都死了,山里有山精吃人呢,村子外头路不好走,要不然被冻死要不然被摔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村里没有能吃的了,然后有一天,有一只小猫子进了村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就被村里最胖最厉害的瓜哥撞见了,瓜哥很高兴,回去把小猫子给杀了,他把毛拔掉,把猫皮打成冻,把猫肉蒸了、把猫骨头炖汤,自己吃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八喵嘶嘶的倒吸凉气,瞪大眼睛,怀疑猫生。

    狗宝子也开始倒吸凉气,他变得惊恐起来:“那天夜里刮起了大风,然后我们村里都听见了山猫叫声!”

    “许多山猫出现了,它们进村子大叫,村老带人出来想赶走山猫子,可是风雪很大,村老只好回去,他说这是山猫子来报仇,是山猫子施邪法驱动天老爷下大雪刮大风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天天亮以后,村里人看见瓜哥家门口雪地是红的,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全是血呀!”

    “然后村老带人进屋,看见瓜哥死了!他的头还完好,可是身上、胳膊、腿的肉全没了,只剩下骨头架子还有五脏六腑,五脏六腑被摆放在地上,屋子里全是猫的血爪印和山猫子的杂毛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被山猫子给吃掉了!”

    孩童们胆小,听到这里赶紧凑到一起惊恐的看向八喵。

    八喵不悦,你们这是什么眼神?喵爷堂堂灵兽,猪都不吃还会吃人吗?

    但它随即又反应过来:这些熊孩子很怕自己,这不是好事吗?

    于是它阴沉着脸眯着眼站起来盯着熊孩子们看,并用杀气腾腾的眼神告诉他们:吃猫的下场,都知道啦?

    王七麟问狗宝子道:“以前你们山里,是否有过山猫子吃人的事?”

    狗宝子摇头。

    王七麟又问:“你是在这件事发生后多久离开村子的?”

    狗宝子使劲挠挠头,跳蚤与头皮屑、杂草叶一起翻飞。

    “记不得了,我后来饿的昏了头,全靠吃烤木头活下来的,然后二婶就把我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徐大问道:“吃烤木头?这怎么吃?”

    狗宝子说道:“就是把软的木头用火烤一烤,也可以用热水煮一煮,反正让它热乎了吃下去。我不爱吃煮木头,没有味儿,我喜欢吃烤木头,闻起来跟烤馍味道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那吃起来呢?”最小的孩童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狗宝子皱巴眉头使劲挤了挤眼睛,满脸的不愿回味。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你吃烤木头吃的昏昏沉沉,那你们村老呢?”

    狗宝子说道:“村老没事,他后来一直待在村里呢,说是这里有祖宗保佑,他们会熬过大雪封山这些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缓缓的点头,说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?你们村的瓜哥不是被山猫子害死的,他是被人给杀了,肉被人给剔走了。”

    徐大下意识叫道:“他被村老给杀害的?肉也是被村老给剔走的?村里没了吃的,村老还能保持正常就是靠吃人肉?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不只是他自己,这个瓜哥最高大最胖,村老一人怕是制不住他。狗宝子,你们村里还能正常生活的不只是村老一人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狗宝子已经很懂事了,他听着两人对话便明白了村里曾经发生的事,但他不敢相信,说道:“不可能,我们都听见山猫子的叫声了!”

    “大风之中,人去模仿野猫叫几声还不正常?”王七麟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瓜哥家里的山猫子血爪印、还有那些山猫子的杂毛……”

    “血爪印可以伪造,杂毛更好处理,你们山里猎户人家能没有几件山猫皮子?取毛洒进瓜哥家里便是!”

    王七麟对答如流,狗宝子的防线迅速被击垮,他怔怔的回忆着村子里发生的事,猛的蹲在地上张开嘴要吐!

    但他很懂事了,知道现在得到食物有多不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恶心,他还是抑制住了自己呕吐的冲动,硬生生把这股冲动给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王七麟看向其他孩童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成为乞丐的?”

    孩童们回答五花八门:

    “爹娘没了,不就成乞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走丢了,找不见爹娘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哥我是让人拐了的,有个货郎拿小玩意儿逗我,然后忽然把我塞进了他的大竹筐里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那你们还记得被关押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孩童们一起摇头。

    缓过来的狗宝子说道:“我们不知道,是钻地神仙把我们救出来的,他会钻地,他是神仙,神仙来救我们了,还给我们送过吃的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看向谢蛤蟆,谢蛤蟆点头道:“五行遁术,他钻地是土遁,昨夜车把式不是说有人看到过庙门口的树上钻出个人影来吗?那是木遁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黄君子?”

    谢蛤蟆道:“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沉吟道:“我曾经与黄君子说过,我正在调查刑天祭的案子,他们跟刑天祭相关的下九门打过交道,那么很有可能这些孩子是被下九门给关了起来,让他给救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徐大说道:“七爷这有什么好猜的?直接问问这些小孩不就行了?喂,小孩们,那个钻地神仙是不是个年轻人?”

    孩童们有的点头有的摇头。

    徐大皱眉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狗宝子说道:“钻地神仙蒙着脸,我们看不见他样子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回忆着黄君子的身材想形容一下,这时候徐大又问道:“那这个钻地神仙,是不是有点傻逼兮兮的?”

    孩童们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狗宝子却因为神仙受辱而大为愤怒,他握着拳头叫道:“那是神仙气度!我听人说过的,神仙就是这样,这叫、这叫……”

    他终究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山野少年,脑子里实在没有几个能用的词。

    徐大接他的话问道:“鸾姿凤态?仙风道骨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狗宝子开心的叫了起来,“就是这个,仙风道骨!阿叔你虽然长了个屠户的样子,但其实是个秀才对不对?”

    徐大愣住了,这是在夸我吗?

    等等,好像这娃刚才叫王七麟叫阿哥,轮到我了叫阿叔?

    王七麟没注意这些小事,他已经明白了,这些孩童真是黄君子救下的!

    那么,黄君子人呢?

    孩童们也不知道,他们说道:“钻地神仙把我们送来了这里,这下面有个洞可以藏着,我们白天藏在下面。所以虽然白天有人来过,但没有发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钻地神仙给我们带吃的喝的,可是前两天他不来了,我们今天又冷又饿,只好上来,然后碰上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不来了,他说是有个雪娃娃追他,所以才不来,否则会害了咱们!”

    “呜呜,我想神仙了。”年纪最小的乞儿张开嘴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话,谢蛤蟆问道:“他说被一个雪娃娃追着?”

    狗宝子使劲点头:“嗯,他最后一次来,就是这么说的。还说要是有官老爷来,就跟官老爷说,去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,所以我们不走,我们等官老爷去救神仙。”

    “钻地神仙会不会已经死了?”最小的孩童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嗓音嘹亮。

    然后其他孩子悲伤中来,跟着一起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跟比赛似的,一个嗓门比一个大。

    王七麟叹气道:“我们就是你们在等待的官老爷。”

    狗宝子叫道:“你们是官老爷?那你们怎么才来?钻地神仙是不是已经死了?”

    王七麟捂着额头道:“别哭都别哭,再哭我们就不去救钻地神仙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乞儿滴着泪珠哽咽道:“就是哭,你们来这么晚,钻地神仙死了,我们哭是给他送葬!”

    孩童你追我赶的继续哭。

    他们哭的王七麟心烦,正好需要的信息已经拿到手了,他便对谢蛤蟆招手道:“咱们去外面说话。”

    走出小庙,王七麟问道:“道长,追黄君子的雪娃娃是什么来路,大雪所凝练出来的精怪?”

    谢蛤蟆沉声道:“无量天尊,大雪的确可以孕化一些妖灵,最厉害的当属雪弥勒。”

    “雪弥勒是妖灵,它们胖如弥勒佛,也有弥勒佛般的大神通,喜欢以人的精气神为食,实力强悍,难以力敌!”

    “但雪弥勒以雪成型,所以个头往往会很大,它们不应当是小娃娃的样子,这样我猜黄君子遇到的应当不是雪弥勒,否则他没有时间来给乞儿们留信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如果不是雪弥勒,是什么妖邪?老雪成精?”

    谢蛤蟆道:“按照老道的猜测,应当是净尸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净尸?”王七麟说道:“我知道净尸,《述异记》记载过南朝宋皇帝元嘉年一件事,说有人行船之时猝死,其子上岸燃火守尸。忽闻远哭声,呼喊阿舅。”

    “孝子惊疑,见一人披发至足而来,这人发多蔽面,不见七窍。孝子与他交谈,发现这人竟然真的了解自己父子身份,他放松警惕,让这人帮忙看守父亲尸首,自己去寻找食物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他回来后看到这人竟然在吃他父亲血肉,吃到最后只剩下一具白骨,这把他吓坏了,他逃跑后找当地人诉说此事,当地人告诉他说这是一个叫净尸的妖邪,因为它啃食人尸,往往要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白骨才罢手。”

    谢蛤蟆淡淡的笑道:“这记载只有一半是真的,那便是净尸发多蔽面、不见七窍,但它们不是啃食人尸直到白骨才罢手,而是它们要剥掉尸首血肉得到白骨。”

    “净尸,就是冻死者白骨凝聚而成,它们还有个名字叫冻死骨!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以净尸为名,这个‘净’取的是干净的意思,它们是白骨成人,所以全身雪白,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“而‘尸’字则是揭示了它们身份,它们是尸首,是很古怪的尸首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与你说了,净尸是冻死者白骨凝聚而成,它们从尸首中脱胎而出,起初是小婴儿,往后继续收集冻死者白骨加以修炼,它们会像人成长一样逐渐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它们变成老头样子,那就很可怕了!”

    王七麟问道:“有多可怕?你能对付的了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沉重的说道:“无量天尊,勉勉强强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装作无意的接着问道:“那我呢?我这样的得几个才能对付的了它?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看你说的对付是怎么对付,假如你想弄死它,那你这个水平的至少需要十个!”

    王七麟眼睛一亮,道:“你的身手抵得上我这样的十个?”

    谢蛤蟆道:“别误会,七爷,老道士的意思是净尸也不是能无限吸食修士骨骸,你这样水平的修士来十个,能撑死它!”

    “靠!”王七麟猛翻白眼,“那我要是想对付娃娃大小的净尸呢?”

    谢蛤蟆笑道:“你有听雷神剑和八部天龙剑阵,娃娃大小的净尸对你来说只能算有点麻烦,你只要小心一些,收拾它没什么问题!”

    王七麟又问道:“那咱们怎么去找净尸?也不知道黄君子现在是否还活着,他擅长五行遁术,应当没那么容易被净尸给抓到吧?”

    谢蛤蟆皱眉道:“这个不好说,净尸是雪地亡魂,它们在雪地之中有许多神通,很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道:“总得寻找他们,道爷你知道怎么找净尸吗?”

    谢蛤蟆说道:“很简单,周边一带若有冻死者,那守着冻死者尸首就能等到它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,那你只能以身做诱饵,夜间去雪地里独自行走,这样的人最容易冻死在雪地里,所以也能吸引到净尸。”

    王七麟叹道:“只能咱们去做诱饵了,这次雪灾虽然来的快,可是平阳府上下反应很迅速,没怎么听说有人被冻死。”

    “特别这俞马县隔着府城近,武景湛亲自盯着这里呢,当地大户人家和衙门都在放粮济民,老百姓的日子更是相对好过许多。”

    昨天车把式们还说过这事,他们在俞马县内外转悠过,没有遇到冻死者的尸首。

    谢蛤蟆道:“让徐爷留在这里,咱们两个今晚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徐大听到这话很不乐意,说道:“为什么让大爷留下看孩子?大爷也要去为民除害!”

    上次在常氏作坊捶死一个寻常小鬼给了他空前自信,他想要正儿八经灭个强悍大鬼来装逼。

    王七麟劝说道:“你必须得留在这里,第一你是未成年儿童之友,第二这净尸身手强悍,你去了要给它增添修为吗?”

    徐大一转两枚扳指,山公幽浮和鱼汕汕鬼魂出现。

    他傲然道:“吾有悍将幽浮冤魂,万鬼之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!”

    王七麟飞了他一脚,道:“别闹了,你留下也有要务,第一是保护好这些孩童;第二是他们肯定还知道一些重要信息,帮我把这些信息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拐走这些孩童的,是刑天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