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狼 >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> 第一百一十四章 恐怖的对手,赵离的绝杀(4/4)

第一百一十四章 恐怖的对手,赵离的绝杀(4/4)

一秒记住【小说狼文学网WwW.xiaoshuolang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幽深的声音慢慢扩散开。

    白猿腹部,嫣红色的鲜血不断流淌出来,将他白色的腹部染红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个不算大的伤口,却仿佛将白猿的力气都束缚住了,他的呼吸声一次比一次沉重,手脚甚至于隐隐还在颤抖,强撑着站起,金色双瞳扫视左右。

    其余几头妖兽都被这样的变故一下惊住。

    巨龟身上浮现出白色的水汽。

    白鹿身上亮起七彩流光,落在了白猿的伤口上,替他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赵离瞬间反应过来,从身上取出各种丹药强行塞到白猿嘴里,当白猿气息稳定的时候,才稍微松了口气,隐隐地感觉到了幽冷之意。

    霎时间,无边的怒火瞬间占据了赵离内心,有对自己的痛恨,更多是对偷袭者的,他猛地转过身来,手中墨玉枪下意识抬起,将白猿护在身后,如同过去一样,然后双眼怒睁,看向声音传出的方向,怒喝:

    “是谁?!出来!”

    意蕴幽深的声音不紧不慢响起:

    “以你的修为,能够那么快挣脱出我的摄魂咒。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有护身的神通术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出身不错。”

    声音飘渺不定,赵离的视线迅速循着声音在这一层宫殿中转动,当声音再度响起的时候,猛然转身,看到了不知道何时,自己等人背后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穿着黑色的衣服,斗篷遮面,不开口说话,仿佛和整个天地融合为一。

    他看着白猿,上上下下打量着周围的异兽,自语道:

    “大凶朱厌,见则起刀兵;四耳长右,见则大水;四灵遗血,掘宝金钱鼠,仁兽夫诸,没有想到,这一次来西芦城,还能够有这样的收获,果然是意外之喜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西芦城鬼将,没有说假话……”

    其余几头异兽都懵懂无知,赵离听到这里却只觉得心脏瞬间加速跳动,神色微微变化。

    西芦城鬼将?!

    张口直呼这个名字……

    他瞬间想到许多东西,想到西芦城鬼两度派人进入西芦城,想要潜入秘境,想到了得到的那个情报——西芦城鬼将和九黎酆有勾结,他加入了六司之后,知道缉鬼司知道了这个消息,对于西芦城鬼将采取了一系列克制的手段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西芦城鬼将老实下来,九黎酆的人却出现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他心中念头起伏,握着枪的手心渗出细密冷汗,却不退一步,看着前面的男人,道:“西芦城鬼将……你是九黎酆的部下?”

    男人的视线终于落在了赵离的身上,道: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件事情,是六司的官员?”

    不等到赵离开口,便又自顾自轻描淡写道:“你们六司最近不知道是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情报,倒是做了不少的动作,不过正好,他吸引了你们的注意,反倒方便我亲自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亲自进来的话,也没有这么好的机缘,倒也是大善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留下他一命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我取出东西,再将这几头异兽带回去,刚好做为我的坐骑,为我代步,也可为我看家护院,护持法宝丹炉,至于你,放心,我会留下你一缕魂魄。”

    不等到赵离开口,几头异兽已然各自怒焰沸腾。

    留下了玄龟和夫诸保护白猿,剩下的都奋起体内气血,猛然起身,他们的气血涌动,如同点燃的火焰,朝着黑衣男子身上落下去,灰猿手中长棍翻飞,化作浪涛,炽焰鸟振翅,掀起了火海涛涛,猛虎青蛇掘金,也都各自施展出手段。

    此刻被激怒,出手毫不留情,远比刚才更为疯狂。

    几头异兽气血汹涌燃烧,几乎令整个秘境宫殿的第三层的空气都有些扭曲,隐隐之间,赵离感觉到,这一招在外界,已经能够牵扯出各种神通术士,开窍境界的炼气士,哪怕是祭出法宝法相也没有半点作用。

    但是他心中还有这更强的预感。

    哪怕是这样强大的力量,也不会是这个男人的对手!

    赵离咬紧牙关,脑海中念头疯狂转动着,寻找破局的方法。

    怎么办?!

    该怎么办!

    更远处几大异兽已经和那男子彻底交上了手,气血汹涌澎湃,地水风火不断流转,灰猿怒吼着舞动长棍,重重砸落,猛虎不断扑击,炽焰鸟振翅,火海沸腾,那男子只是负手而立,这些攻击就已然无法靠近三丈之内。

    男子突然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的背后逆着出现了一个阴冷的漩涡,只是在这个黑色漩涡出现的瞬间,原本因为灼热气血之力而变高的温度立刻降到了冰点,然后赵离看到从漩涡中涌动穿刺出幽黑色的羽毛,看到那些羽毛疯狂生长。

    无论是蕴含气血的拳脚,还是驾驭地水风火的神通都无法击破羽毛。

    那些羽毛疯狂生长,不断汇聚起来,最后在那男子的背后形成了一只堪称无比真实的巨大神鸟,有着九个头颅,类似凤凰,羽翼上燃烧着幽黑色的火焰,昂首震翅,掀起了狂风,将几头异兽生生掀飞,将他们仿佛烘炉的气血掀地几乎散去。

    赵离牙齿里吐出一个名词:“鬼车鸟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九黎图腾之一·九头凤。

    “大荒之中,有山名北极天桓,海水北住焉,有神九首,为九凤,你倒是有些见识。”男子负手而立,声音平淡,那只九头凤法相立在他的背后,无比真实,羽翼上燃烧着半透明的幽黑色火焰,同时具备尊贵神圣和妖异莫测两种不同气质。

    在那九头凤出现的时候,威压达到了一个极限。

    法相彻底摆脱虚幻,不再是容纳于窍穴中的幻象,这已经是凌驾于开窍境界之上,达到周天无漏的层次,这也就是在秘境的内部,被天地压制,赵离只是感觉到心脏被压迫,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若是在外面,只是九头鸟现身的瞬间,灼热的高温就会将赵离直接从内到外,燃烧成灰烬,连魂魄都不会剩下。

    赵离看到那男子走到了白泽精怪图的旁边,却没有在意这一件至宝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在虚空中勾勒出一个个符文,符文没有消散,而是带着点点星光,在他周围起伏不定,很快就形成了一片如同浩瀚星空般的光幕,将他围绕,然后赵离看到他伸出手,没入虚空当中。

    然后整个空间都剧烈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程度,几乎不像是这个宫殿在颤抖。

    那是天地之变,是整个秘境的每一处都在以相同的频率在抖动着,仿佛原本支撑着这个秘境存在的根基被人撬动,因而使得整个世界都开始晃动,使得整个世界失去了原本的稳定性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从虚空中一点一点取出了一柄古朴的剑鞘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的晃动达到了极限,赵离脑海中突然一片清明,想到了第一次前往秘市时候,吕怜卿所说,西芦城秘境是一柄剑鞘形成的,那句话竟然不是彻底的假话!

    他瞬间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西芦城秘境,恐怕是两座大洲之间碰撞造成的缝隙,又以这一柄剑鞘作为支柱,使得这一个缝隙能够长久且稳定地存续下去,现在那个来自于九黎酆都的人取了剑柄出来,世界开始晃动,失去原本的稳定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,西芦城鬼将所求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不是象征着法相的白泽精怪图,鬼物根本没有窍穴,自然不需要修行法相,他所求的是这一柄位格上足以支撑秘境世界的剑鞘,而在念头起落的时候,那种源自于魂魄深处的渴望也越发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破局的办法。

    白猿支撑着起身,沉声开口:“赵离,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挡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开什么玩笑,受了伤就给我躺着!”

    白猿没有听话,赵离手腕微动,手中长枪枪柄突然逆着抬起,撞击在了白猿的腹部,将白猿生生撞得坐倒,然后整个人如同猛虎一样朝着那个男人冲了出去,双瞳幽黑无光,心跳却仿佛战鼓一样不断加速。

    是了,这里既然有天才地宝,怎么可能只有气脉经的来?

    怎么可能只有方家越家这样的家族知道?

    对方是境界甚至于超过西芦城城守的高手,是已经彻底凝聚法相,即将踏出法身雏形那一步的强者,哪怕是实力在自己之上的五头异兽都在瞬间被击败……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只有一个活下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赵离不断加速,喉中发出低低的吼声,对方握着那柄剑鞘,见到仿佛蝼蚁一样的赵离不顾死活冲上来,略有不愉地皱了皱眉,旋即手腕一震,那柄剑鞘抬起,冷然道:

    “不过是气脉境界的蝼蚁,也敢违逆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想要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,正好,这个乃是千年前一名剑客的本命法宝,其中蕴含一缕先天庚金之气,无物不破,却可惜沉寂千年,今日,就以你的血,来为它洗去尘土!”

    抖手,手中剑鞘朝着赵离心口刺去。

    身后白猿怒吼,双手拍开了玄龟和夫诸,不顾自己的伤势,大步奔来。

    却尽数被鬼车鸟拦下,不得寸进。

    赵离在剑鞘上感觉到了无比锋锐的气息。

    同时间,赵离心中的那种渴望的感觉也到了最巅峰,那是印在他魂魄层次的印记,那正来自于他的本命神通,五色神光,一点先天混沌之气演化而来,赵离却不是孔雀,没有这最为基本的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,剑鞘中却有一缕先天庚金之气。

    所以引发赵离的本能渴望。

    他胸膛中的心脏疯狂跳动着,双眼瞪大,在剑鞘落下的时候,狼狈不堪朝着一侧翻滚,锋锐之气撕扯了他的肩膀,流出鲜血,赵离呼吸急促,感觉到了那种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恐惧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似乎不打算轻易杀他。

    驾驭剑鞘,不断斩落剑痕,赵离都提前一步翻滚躲开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的身上多出了一道道伤痕,伤痕流出了鲜血,鲜血沾染了尘土。

    他狼狈不堪,双眼却越发明亮,死死盯着那柄剑鞘。

    白猿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,口中发出怒吼,双眼渐渐有变得赤红的趋势,獠牙生长,超过了嘴唇,脚下生出火焰,黑衣男子隐隐察觉到了心悸之感,却不知道为何,微微皱眉,却没有了戏弄俘虏的兴趣,屈指轻弹,剑鞘呼啸着朝着赵离撕扯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赵离躲开了。

    他中了那么多剑,身上多出不知道多少的伤口,就是为了这一刻!

    “不要小看我以前打本的经验啊,你个杂毛……”

    赵离狞笑着,从下面翻滚着避开剑鞘,然后猛地腾跃而起,伸出右手,直接握住了剑鞘,以他的修为,即便是掌握了五色神光,也绝无可能吸收先天庚金之气,但是现在对方主动逼迫驾驭这一缕先天气息撕扯向他。

    而这剑鞘中的先天庚金气息又只有一缕,竟像是被主人催赶着,生生被五色神光吞下一般,转眼之间,赵离只觉得身躯如被万剑撕扯,口中发出惨嚎,却死活都不松手,那柄长剑剑鞘则寸寸崩裂,失去灵性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神色变化,呢喃道:“这,这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赵离已经借助惯性将自己抛飞过来,然后借助身体的接触,主动用自己的命魂,狠狠地撞向了男子的命魂,他双眼仿佛燃烧着火焰,他还记得,对方出身于九黎酆都,那里,正是天下最大的鬼域!

    “进入,我的世界吧!”

    白色空间之中,陡然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量,将赵离的命魂,以及赵离所拉着的男子一同带到了空间当中,对方是修为已达周天无漏境界的强者,又是命魂之身,看到周围变化,只是惊讶了一下,旋即就镇定下来,道:

    “我道是有什么倚仗,原来是命魂神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拉入命魂,限制对方的实力,很有头脑,只是可惜,你的修为太差了,区区气脉境界,你这个神通的效果远不能够发挥出来,想要限制住我,你还差了至少百年的道行!”

    他多次失态,神色也有些狰狞,握拳,气焰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白色空间依旧稳固,没有如他所料破碎。

    但是纯白色云气却被压迫,被影响,无法再被赵离撬动,无法化作他记忆中的高手对敌,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,赵离此刻命魂之躯都显地狼狈,显然,那剑鞘甚至能够应对魂魄。他看着气焰升腾,仿佛神魔般的对手,却突然疯狂大笑出来,双眼燃烧火焰一般明亮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和我兄弟?”

    “来啊,老子我就在这里,且来相杀!”

    “杀不了我,我就剁了你!”

    他大笑着,在那仿佛神魔般的对手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,再一次开口,这次却已经不再是西芦城口音,不是九黎语言,甚至于不是汉语。

    那是从姬辛处学来的,是天权姬氏的音节。

    是姬辛记忆中,帝都祈祷苍天所用的语言,复杂而古朴,一字一顿,如重锤击空,冲向天地——

    “仙神人鬼从今定,不使朝朝堕草莱!”

    “太上元始天尊敕命,五方之神,来受命耳。”

    “此乃……”

    “封,神,榜!”

    赵离双眼燃烧着毫无恐惧的火焰,最后三个字落下。

    白色空间陡然凝固。

    只是觉得白猿暗算那里停下来不大好,所以就支撑写到现在,没有想到这么多,一点半了~先更后改,我要睡觉去了&明天第一更可能推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