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狼 > 我就是反派 > 第三十八章

第三十八章

一秒记住【小说狼文学网WwW.xiaoshuolang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桑无时……看着那桌子在她面前碎成两半塌了下去,就有一种想拎起他耳朵揍一顿的冲动。彼时,两两相对,四目无言。

    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不善,他漫不经心道:“你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桑无时:……“我也没让你毁天灭地啊,我的桌子怎么办?你赔我桌子!”咬牙瞪着这一脸无辜的小鬼。

    无辜脸的子陌将核桃仁放入口中,精如白瓷的脸上却丝毫没有做错事该有的懊恼。“怎么赔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反正你就得给我弄个桌子来。”她挑眉,语气颇有些赖皮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鬼又拿了两个核桃在手中,抛来抛去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……在此话之前桑无时刚想摆手就将桌子还原,见他哦了一声,索性就不动了。勾勾唇,“哦?那我要一个比这个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小东西瞬间消失在眼前。但也就是片刻,突然不知又从哪儿冒出来,然后他小手一抬,指了指地面。蓦地,桑无时发现院子里赫然竟真的多了一张桌子,且很漂亮,雕工细致,一瞧就是贵重之物。可是……等会儿……这不是无笙的桌子吗?

    桑无时眼睛瞪得老大,“我说……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?”

    子陌闻言,淡定拍拍小手道:“寻了这里,好像就这个比较好看,就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桑无时秒变冷漠脸,“送回去。”开玩笑,那丫头的东西可不好碰,谁知道上面有没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毒物……

    小鬼撇撇嘴,小小脑袋摇了摇,“不是你要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一下,还是我自己的比较喜欢,用久了眷恋了,你快点把这个送回去。”一脸正经。

    白瓷小脸上又闪过一丝疑惑,“眷恋是什么?”

    闻言,桑无时挑挑眉,随意道:“就是一个东西用久了,非它不可,不想换的意思。”说完,小鬼似懂非懂地看了她一眼,貌似有所……怀疑??!

    桑无时气笑了,不想理他。指尖一点,原本破碎在地的桌子就立刻被她恢复了原样。但其实她心里是不无震惊的,无笙的住所离她很远,就算是她自己带个庞然大物用结界传过来,怕也是会耗费些时辰,这么一想,这小鬼到底在浮屠宫弄了多大的结界啊?没发现他的存在就罢了,连他的结界都发现不了?迟夙干什么吃的去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迟夙,桑无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是夜晚间,她前去夜阁里找他,却没发现人,晃了大半个浮屠宫,也没有找到,最后果然,在踏进奴隶牢的时候,她找了大半夜的那个身影,就背对着她坐在洞口前。

    桑无时暗自吸了口气,小心地坐到一旁,“迟大人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慵懒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桑无时默了默,看着迟夙一张不辨阴晴的脸,缓缓道:“我知道近来许多事我都让您失望了,包括今日的审问。但是您还是相信我的,对吗?”

    迟夙没有接话,手中的石子灵巧地摆动着,似是没有听到她的话般。桑无时也一时不敢多言,她直觉,近日这大爷心情都不太妙。所以气氛一时又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侧过头看了她一眼,戏谑道:“相信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没有拿拂尘珠,相信我一定可…….”只是她的话没说完,便被迟夙的肆意笑声打断:“哈哈哈哈哈哈!你果然还是不够聪明呢…哈哈哈哈”

    ……她静默,一双金色眸子就这么看着迟夙,但他似乎很是心不在焉,一旁的咪咕此刻也焉了下去,一声不吭。半晌后,她的眼前多出了一只纤长的手,指尖夹着两颗小石子。

    桑无时看着那石子,心头却突然一跳。

    脑海中不知怎的立刻浮现出那日无欲对她说的话:“你我即便堕落为魔,心也不该空无一物,那与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?你该读懂世间人情冷暖,苦悲伤痛……”她……竟然犹豫了,伸出的手在半空稍稍顿了顿……

    但是,最终,她还是接过了。

    垂了垂眼眸,她拿起手中石子,扬起手,运了力道,就丢进下方的奴隶牢中,而两颗,眨眼就没了。

    迟夙勾了勾唇,似嘲讽般,又递过来两颗。她没有犹豫,照旧接下,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气氛有些诡异的沉重。

    迟夙侧过脸,嘴角微翘,却满含讽刺,“一个都没砸中。”他的指尖轻轻点在顺趴在地的咪咕头上,不知为何,她竟觉得咪咕似在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桑无时再度垂下眸子,缓缓道:“许是没心情玩闹。”

    “是舍不得?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与我素不相识,我为什么舍不得?”她答。

    迟夙突然伸出手,单指勾起她的雪白下巴,逼迫那双垂落的双眸看向自己,果然啊,这张脸还是这张脸,只是这如今的表情怎么这么让他很不顺眼呢。“可我记得你以前似乎很喜欢。”语气淡淡。

    桑无时微微皱眉,她很讨厌这样的弱势,很,不喜。“我只是突然觉得这样没有什么意义,甚至有点幼稚。”话毕才知言过,可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……迟夙手持石子的指尖微微动了动,然后缓缓沉下。

    桑无时看着他突然沉默的脸,媚人闪耀的眸子此刻晦暗幽深,脸上那丝嘲讽的笑都没有了,只是一脸静然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其实何尝不是些许复杂,很久以前,她一直都陪着迟夙疯闹,做过太多不能超脱的事,也深知浮屠宫就是自己最后的庇护,可她今日,到底做了什么。微不可查地,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去做个好人吧。”迟夙放开扣住她下巴的手,眼眸中尽是暗黑一片,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绵延的笑声入耳,他的头微微扬起,微弯的唇角似在嘲笑她。

    ……桑无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何时开始优柔寡断起来了,让我猜猜,是谁大发好心对你说了些什么……”他的发丝飘扬,甚至微微轻抚过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迟大人,我只是很疲惫,拂尘珠一事实则压得我喘不过气,而如今,我更不懂您的意思。”桑无时平静的开口,深邃金眸也竟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迟夙慢悠悠地起身,黑色长袍覆在她手边,随后就听到了他沉稳的脚步声,那声音随之远去时,她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后方巨大的声响却使得她下意识迅速站起身,回眸时,只见迟夙竟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正对着她,他身后的墙……裂了一半。四周的魔奴全都下意识低下头,这里只听闻安静的呼吸声。似乎稍有不顺意,他就会毁掉这里一样。

    一时没想通他为何生气,只是傻呆呆站在那里,就那样静静看着他……他身后的墙…豁然轰塌。

    桑无时开口:“迟大人,我只是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,而不是在这里屠杀这些手不能还的弱者。”她只是突然觉得没有意义,没有自己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比如说?”他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桑无时抬眸认真看着迟夙的双眼,“.…..我早晚会找到他的。”回应她的是一阵散漫的笑声,伴随他的脚步,消散在这里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