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狼 > 李长寿小说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就特么你叫卞庄啊!

第二百一十一章 就特么你叫卞庄啊!

作者:李长寿蓝灵娥免费完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一秒记住【小说狼文学网WwW.xiaoshuolang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听玄都大法师一声感慨,李长寿心念急转,确实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是真怕玄都大法师误会什么。

    假设,西方教有圣人弟子把他本体给堵了,他勉强活下第一波,后续等待救援时,能指望谁来救命?

    当前来看,只有大法师!

    圣人老爷不可能直接出手,救援他一个金仙都不是的小弟子。

    这点自知之明,李长寿自然是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玄都大法师才是他在洪荒中的及时雨!

    在这种前提下,李长寿除非是失了智,又怎么会擅自安排自家大腿,平白惹大法师厌烦?

    哪怕真的要安排,那也是请圣人老爷下命,曲线救……

    咳,这不重要!

    文净道人的那件事,纯粹是圣人老爷拿的主意,跟他这个纯善小弟子,毫无……

    倒也不能说毫无关系,但顶多,不超过两成半的关键性!

    听大法师叹息感慨,李长寿瞬间拿出了,自己最强的状态来应对……

    最好的演技,就是撤掉伪装,忘记表演!

    李长寿立刻将心底的这般不安,完全表露在了自己面容上,皱眉、苦笑,叹声道:

    “大法师,除却圣人老爷交代之事,弟子绝对,没有为大法师您擅作半点主张!”

    “莫要紧张嘛,”玄都大法师眨眨眼,已经捕捉到了重点,“老师之前,交代了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长寿目光瞥向一旁,见大法师并未生气冷脸,悬在半空的心,顿时落下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大法师,是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,李长寿一五一十,将收服文净道人之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为了能快些说完,他简明扼要地解释了几句,顺便省掉了,容易让大法师误会的内容。

    蚊子的那点事,也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……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听完,眼底满是感慨,拍了拍李长寿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长寿,难为你了!”

    李长寿略微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就听大法师叹道:“老师每次布置事情,总是要求颇多,要不留后患,还要斩断因果。

    世上之事,最难的就是周全二字。

    你……金仙都未修得,就被老师……

    唉!

    此事其实该是我去做的,辛苦你了,长寿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闻言,心底也有些无奈,随着大法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于是,在这暖阁中,人教圣人老爷的大小法宝……呸!

    人教的大小法师,守着那面监察龙宫各处的镜子,一阵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这俩人在彼此身上,竟然找到了惺惺相惜、同病相怜之感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大法师眼底还带着几分开心。

    “长寿啊,你的金仙劫,定要准备充分一些,”大法师叮嘱道,“还有大好前程,在等你迈过这个门槛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当以保命未上,机缘、修为之事,以后再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连忙点头称是,“大法师请放心,弟子若没有足够的把握,定不会轻易尝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今根基已算不错,其实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玄都大法师笑道:“渡劫之前记得通知我一声,我还欠了你一个许诺,自会为你在旁护法,不让人干扰你渡劫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到时,定会劳烦大法师。”

    言罢,这两人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多了几分安稳,大法师的目光却是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其内有感慨,有庆幸,也有几分解脱之感……

    他终于快上岸了!

    人教总算能多一人,能为老师跑腿了!

    多少元会了……

    “来,坐!”

    大法师随手一点,化出了两只木椅,一只矮桌,这矮桌上还带着仙果美味。

    大法师笑道:

    “既然这次敖乙大婚,你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,我就在此地看着。

    你且按你原本布置的进行,不用怕出现什么错漏;若有应对不当之处,我自会及时出手,帮你兜住此事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做了个道揖,也知大法师脾性不喜欢旁人太过扭捏,就径直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道谢,也是有讲究的。

    若是对大法师道谢,那就是感谢大法师帮自己,是将龙族上天之功劳,全都揽到了自己身上;

    这般不道谢,只是代表,自己是听从圣人老爷与大法师之命,算计龙族之事……

    这点为人之道,李长寿上辈子被社会毒打摩擦了那么多次,焉能不注意?

    能明显感觉到,此刻自己与大法师好感度,正加一加一加一……

    很快,两人磕着龙族特供冰玉瓜子,品着稍后敖乙和姜思儿的交杯酒,守着那镜子,观察各处情形。

    大法师将主动权交给了李长寿;

    李长寿想看哪处,只需一缕仙识注入这镜子中,就可随意搜寻。

    此时,东海龙宫周遭风平浪静,但李长寿的危机预感已十分强烈。

    对方应会借用一些挪移大阵、袖里乾坤、乾坤重宝等手段,悄无声息地发动突袭。

    按文净道人提供的情报,接下来,应是南海龙宫先遭袭,随后才是东海龙宫……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等会儿!

    李长寿看着眼前这面镜子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他跟大法师是不是连摄影组的活都干了?

    调侃归调侃,李长寿心底一刻不停地思索正事。

    人教大法师、截教赵公明、阐教黄龙真人,除黄龙真人之外,都是能够代表背后大教的三教重量级人物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西方教知难而退,这次大法师能不现身,便不现身。

    敖乙现如今是截教弟子,义薄云天赵公明前来相助,其实说得过去……

    三教齐援龙宫的戏码,对龙族来说,自然再好不过;

    但对于李长寿的最终目的来说,却会形成极大的阻力!

    李长寿心底打定主意,哪怕龙族今日有较大损伤,损了元气,也要劝阻大法师,只让大法师暗中救下敖乙……

    呃,不小心还是安排上了。

    继续盘点自己此前的谋算,李长寿眼前,浮现出了一条条交错的故事线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看西方的操盘手,到底怎么动了!

    水晶镜中的画面轻轻荡漾,变成了殿外的情形李长寿的纸道人,正赶去找在殿外迎客的敖乙。

    月老即将抵达水晶宫,李长寿要带敖乙前去迎接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李长寿也要为月老登场,提前做一些准备……

    一旁玄都大法师面色有些古怪,笑道:“自己注视自己,当真不会心神错乱吗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弟子这就闭目。”

    “善。”

    随之,李长寿闭上双眼,心神寄托在纸道人之初,找敖乙安排后面之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长寿此时在龙宫活跃的纸道人,是个青年模样的人族练气士,天仙境修为。

    他见到敖乙,两步向前,敖乙身旁的护卫自是不敢阻拦。

    李长寿笑道:“乙兄,快与我去大门处迎接一位贵客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敖乙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下来,但随之,敖乙就皱眉、顿足,传声道:

    “教主,外面……那谁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道:“放心就是,他若是能认出你来,我立刻请前来为你贺喜的这位贵客出手。

    乙兄,你先直接开口,问我这客人是谁,嗓门越高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敖乙心神一动,朗声道:“哥哥,敢问这位即将抵达水晶宫的贵客,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李长寿指了指上方,故意营造几分神秘感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主殿之中有不少仙识,锁定到了敖乙与李长寿的纸道人身上……

    龙族众高手,与三界众宾客,此时也都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敖乙口中的这位哥哥,到底是何方神圣?能让龙宫称之为贵客之人,又是哪般来头?

    这是让月老登场的第一步铺垫引起关注。

    李长寿拿出准备已久的台词,对敖乙道:

    “这位贵客可是为你和弟妹之事,出了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这洪荒五部洲,外三千世界,但凡有灵智、得教化、尊礼数之生灵,姻缘婚事都归他管。

    他修为不高,但得功德护身,有天道重宝。

    右手一把金剪刀,断人姻缘封情念,左手端着相思树,树枝一扎心火缠。

    你若问他是何人?天庭正神,月下老人是也!”

    这是第二步铺垫吹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敖乙禁不住笑出声来,道:“哥哥,走!咱们快去外面迎接!”

    李长寿含笑点头,与敖乙带着六名龙族侍卫,朝水晶宫大门而去。

    想到大门处那人,敖乙还是有些心虚,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面容。

    李长寿传声道:“放心吧,你与柯乐儿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哎,”敖乙叹了口气,硬着头皮去了水晶宫大门。

    后面又有几位龙首老者赶了出来,却是龙族几位长老,跟在了敖乙身后。

    龙族也在表明态度,想与天庭修善缘。

    他们路过已满是宾客的众多偏殿,穿过水晶铺就的龙宫前场,到了水晶宫那气势磅礴的大门处。

    远远的,龙宫兵将身后,就见一名青年倚在巨大的碧玉门柱上,背影竟是那般憔悴……

    离着稍微近些,还能听到乐乐、乐乐的呢喃。

    敖乙默默拿出了一把短剑,被李长寿连忙拦了下来,拉着敖乙从这人身旁路过……

    果然,这个苦等柯乐儿的卞庄,并未发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就听卞庄低声吟道:

    “问君何所思,乐儿我心知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暗自轻叹,这也是个痴情之人,可惜就是搞错了大方向。

    暂且不必多管。

    前方海水之中仙光环绕,数十道身影带着道道水痕,自海面方向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最先一人身着喜袍,精神满满,手中端着一份请柬,自是月老老铁!

    在天庭贺喜小分队周遭,隐隐还有数百仙蛟兵暗中护卫;当月老一行抵达水晶宫附近,那些仙蛟兵便调头退回。

    李长寿已对敖乙和月老传声,将他们见面寒暄的话语直接定了下来,并明确告诉月老,不可自称贫道。

    而敖乙和月老,也并未让李长寿失望。

    敖乙主动迎接出百丈,对着月老做了道揖,连连感谢:

    “多谢月老成全我与思思之姻缘!多谢月老成全我与思思之姻缘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月老扶须而笑,“两位殿下的姻缘本就和和美美,我不过是奉陛下之命,锦上添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月老快里面请,”敖乙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,月老含笑点头,与敖乙一同前行。

    李长寿也在旁凑了上来,与月老确认了下眼神,就道:“殿下,您先去给月老,在主殿安排入座之位吧。”

    敖乙笑道:“如何还用安排?早已备上了!”

    当下,敖乙拉着月老的手腕,月老身后的八位天将紧紧跟随,三十六位进入海水中的天兵,各自放慢的前行的速度。

    一行人朝龙宫大门而来,月老前来的时间点,也是李长寿细心推算过的。

    主殿中,此时数千宾客已是用仙识,齐齐看向了此地。

    他们大部分都对天庭体系有些陌生,只是听李长寿刚才所说那几句,想见一见,这位传闻中能够更改人姻缘的天庭正神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与月老一行,刚飞到龙宫大门前,李长寿的本体,突然听到了大法师的叮嘱:

    “长寿,小师叔也来了。

    你左手边第二名银甲天将,就是小师叔的一具化身。”

    小师叔?

    玉!

    老子在上,这位玉帝陛下跑来干嘛?这不是徒增变数,给他增加难度吗?

    李长寿极力控制,才忍住了去瞪玉帝化身的冲动。

    然而,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。

    在那大门前自怜自爱的卞庄,无神的目光扫过他们一行人,低声喃喃着:

    “唉,又不是乐乐……

    乐乐,你当真不来了吗?

    我卞庄发誓,哪怕你不来此地,我今后定要寻到你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正迈步要进龙宫大门的月老,不由眉头一皱,停下步伐,扭头看向了卞庄。

    “他刚刚自称是叫……卞庄?”

    李长寿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!”

    月老眼一瞪,十二年的奋战,竟然在此地见到了这个混账!

    激动的心、颤抖的手!

    月老摸出了一把金剪刀,若非李长寿手疾摁住了月老老铁的胳膊,月老已经直接冲了上去,咔嚓一下,生理上成全了这个万年一遇痴情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