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狼 > 李长寿小说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有心寻宝无所得,无心插柳事大了

第二百八十一章 有心寻宝无所得,无心插柳事大了

作者:李长寿蓝灵娥免费完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一秒记住【小说狼文学网WwW.xiaoshuolang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丹房中。

    李长寿坐在丹炉前,注视着那几团正轻轻跳动的炉火,部分心神驾着车夫纸道人翻山越岭,朝南赡部洲赶去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鸿蒙初辟时,洪荒遍地是宝物,随便走两步,就能捡到一点先天的东西。

    毕竟当时整个洪荒都是先天道而生。

    但现在,洪荒已存在了不知多少元会,一波又一波大劫不断落下,先天生灵、龙凤、巫妖、人族,度过了几个大世……

    没出世的先天灵宝,就如圣人老爷一般,是真正的凤毛麟角、少中又少。

    也不对,在洪荒,凤毛麟角的收藏者应该有不少。

    如今要寻宝物,首选应去中神州,遇宝的几率较大。

    但李长寿并不想毫无目的的乱碰机缘。

    就如自己最初赚万林筠老爷子的好感,便是通过精心计算、仔细研究,而后投其所好、预埋伏笔,最后得了护道用的毒经。

    寻宝也是这般,必须要细细谋划才行。

    首先,他写了一本寻宝行为规范手册。

    这本手册的核心只有三条:计算好因果得失,考虑好良心问题,不能给人教丢脸。

    其次,要确定一个主要的奋斗目标。

    李长寿这次主要找的,就是赵大爷命中煞星排行榜稳占前三的宝物落宝铜钱,或称落宝金钱。

    第三,他需要一个完善的计划。

    寻宝纸道人团出发前,整个寻宝计划都已做好,又为此耗费了十多卷画布布帛。

    还好最近不需要制作新的百美图和秋宫图,这些布帛用了也就用了。

    而除却以上三点,李长寿还有第四手准备,即……

    就算一无所得也不要心痛痛自我安慰疗法。

    这次,李长寿也没几分把握能寻到落宝铜钱,寻宝纸人团还没出发,就已经做好了空手而归的准备。

    空手而归只要不沾染因果,这波便是不亏。

    沾染因果却毫无收获,那才是亏大了!

    落宝铜钱乃是某位人族人皇所做的铜钱样品,即洪荒最早的两只铜钱,得了天道功德,颇有灵性。

    李长寿手中有两只铜钱,与落宝铜钱就有很深的渊源;

    它们是人族第一版铜钱,其上有少许功德之力,差不多算是落宝铜钱的儿女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还是一场……

    铜钱寻母之旅!

    李长寿当真想去兜率宫中拜一拜,捧着自己的两枚铜钱,对老君喊一句:

    老君!请您可怜可怜这两个孩子,让他们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吧!

    咳,玩笑、玩笑。

    落宝铜钱可用来卜卦,但它们最强的功效,便是能落先天灵宝。

    而落宝铜钱的高光时刻,就是在封神量劫中,拐走了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其时,因十天君死伤数位而出山的赵公明,仗着定海神珠横扫阐教数位高手,又追着燃灯副教主一阵猛打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燃灯逃到了武夷山,遇到了两个蹲在角落中下棋的老头;

    这两个老头定睛一看,堂堂阐教副教主竟被人痛殴,顿时想上前巴结,祭出了落宝铜钱对付赵公明的定海神珠。

    落宝铜钱一出,定海神珠、缚龙索顿时被铜钱拐走,让赵公明措手不及,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赵公明急忙去抢夺,顺手将这两个老头中的一位一鞭打死,但因失了定海神珠这般重宝,自身也被燃灯逼退。

    而自那开始,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就落在了燃灯手中,燃灯大概也就有了叛教的底气……

    顺带一提,俩老头一个名萧升,一个叫曹宝,在原本的封神故事里,后来上了天庭,成了赵公明的手下,也就是招宝天尊和纳珍天尊。

    更后面的天庭趣事,李长寿就没听说过了,应该也会很精彩才对。

    且说搜寻落宝铜钱之事。

    要找落宝铜钱,首先就要考虑,找到落宝铜钱的封神大劫原本持有者,萧升与曹宝。

    洪荒的武夷山在哪?

    李长寿查了几本不同来源的中神州地志,都没有找到武夷山的影子,反倒是在南赡部洲找到了几处名为武夷山的所在。

    仔细思索,封神大劫主战场应该是在南赡部洲,当时赵公明追打燃灯,也应是在那个范围。

    而从这个角度去考虑,萧升和曹宝不像是真的偶遇,那场戏,有可能彻彻底底就是燃灯老道的算计。

    有个问题,李长寿也必须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拿到了落宝铜钱,会对封神大劫有什么影响?

    赵公明是被陆压的钉头七箭书咒死,与落宝铜钱虽有关系,但关系并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当时赵公明失了定海神珠,又借来了金蛟剪,同样是压着阐教一方打,这才有了钉头七箭书出场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自己取走落宝铜钱,就少了赵公明因失了定海神珠去三仙岛借宝之事,那……

    云霄仙子或许就能,与封神大劫少几分牵扯。

    不过,赵大爷只要身死,该上头的估计还会上头,这个问题依然很难解决。

    寻宝纸人团出发七日,就已经探查了南赡部洲几处,与武夷二字有关的所在……

    果然与李长寿所想的一般,那里是俗世,并没有炼气士的影踪。

    而稳妥起见,李长寿控制着纸道人,在那些地方仔细搜寻了一番;

    那两枚防推演初版铜钱,李长寿也让寻宝纸道人团带上了,增大一些遇宝的几率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般,在南赡部洲依然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条线索不通,只能从其他几条线索入手了。”

    李长寿轻叹了声,熟练地掌控着炉火,心底体会着成丹之妙,控制着寻宝纸人团,改道去了中神州……

    现在距离封神劫难不知还有多远;

    李长寿也没看到太多封神劫难的预兆,南赡部洲没有玄鸟生商这般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而洪荒之中,时间刻度大多都是以千年万年来计算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条选项中,最靠谱的有三条:

    甲,搜查曹宝萧升的下落;

    乙,探寻有关落宝铜钱的传闻;

    丙,找自家大法师帮忙推算一番落宝铜钱的下落……

    甲跟乙肯定是要做的,但丙就有些麻烦了。

    自己寻宝这种事,都让大法师出手,当真太不稳妥;

    容易让大法师觉得,自己是在变相的讨要宝物,影响自己在大法师那里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优秀弟子形象。

    于是,李长寿在甲乙失效时,只能选择丁选项:

    借玉帝陛下的名义,去火云洞拜访人族先贤,探寻人与天庭和谐相处之路,顺便打听一下落宝铜钱的下落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年,李长寿的寻宝纸道人团,一直在中神州各处寻寻觅觅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效率,二十多只寻宝纸道人分头行动,以编纂洪荒灵宝谱为名,搜集各类传闻,探听百般消息。

    但最终,只是搜集到了一堆,自己听都没听过的灵宝讯息,却毫无落宝铜钱的下落。

    反倒是洪荒灵宝谱搞的像模像样,快能成书出版了……

    曹宝萧升这哥俩,同样也是仙踪袅袅,不知该去哪里寻他们。

    这半年虽说并不是做了无用功,但这般收获,依然让李长寿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年头去寻宝,就是如此困难。

    “去火云洞吧。”

    也没多耽误,李长寿在天庭的海神纸道人离开海神府,驾云朝凌霄宝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提起这个火云洞,就不得不提洪荒著名老好人,各版稳字经中的经典反面教材红云老祖!

    红云老祖被鲲鹏偷袭,重伤投胎转世后,火云洞就闲置了下来,后来成了人族三皇五帝成圣后的归隐之地。

    三皇五帝的圣为圣贤之意,与洪荒圣人自然不同。m

    李长寿早年听闻过这般说法:

    紫霄宫讲道后,红云得了一道鸿蒙紫气。

    但因紫霄宫红云让座给西方二人,鲲鹏被逼无奈只能跟着让座之事,鲲鹏失去成圣的机缘,而红云老祖也因此被妖师鲲鹏偷袭。

    红云老祖重伤垂死时,幸得三清老爷与镇元子出手阻拦鲲鹏,让红云老祖逃了一缕魂魄,去了六道轮回盘中蕴养,那道鸿蒙紫气被道祖收回。

    待巫妖落败,人族兴起,三皇出世,五帝归位,人族一举成为天地主角。

    据传闻红云便是转世成了神农氏。

    那道原本属于红云的鸿蒙紫气,被分为八份,由三皇五帝同享成圣之机缘,三皇分的稍多一些,五帝则分的稍少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,三皇五帝并非圣人,却又跟圣人擦着边。

    他们是人族气运的基石,也是人族的底牌,非人族面对生死存亡而不会轻易现身。

    如今天庭当兴,人道本就是在天庭管辖之下,借玉帝陛下的名义去火云洞拜访人族先贤,本就是合情合理之举动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不会给李长寿增添任何因果,说到底他只是奉命前往罢了。

    玉帝也是挺好糊弄……

    咳,玉帝也是通情达理,对李长寿提出的这般提议,自是完全赞同。

    玉帝写了一封信,言说自己现在为主掌三界之天帝,今后会对身为天地主角的人族颇多关照;

    顺便,也希望人族方面,能够支持天庭工作,在人族开展祭祀天地与天庭之事,人族与天庭有了矛盾就及时沟通。

    带着这封信,以及玉帝陛下的叮嘱,李长寿请东木公准备了一份礼物,便出了天庭,朝中神州火云洞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,李长寿的海神纸道人刚驾云飞到中神州上空,一缕吵扰之声便惊动了自己的本体。

    李长寿分心看了眼,随之便略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将海神纸道人落在一处山林中,施展土遁直接躲去了地脉附近;

    将大部分心神回归到了小琼峰上,快步出了丹房。

    噹

    破天峰上钟声响起,有三股金仙境气息冲天而起,各峰也飞起道道身影!

    丹鼎峰上,万林筠长老带着两名门内长老现身;

    而小琼峰灵兽圈旁,酒玖匆匆叮嘱灵娥几句,让她照顾好酒雨诗,就抱着大葫芦赶往山门。

    这钟声,便是代表着遇敌。

    李长寿倒是不着急,驾一朵白云,慢悠悠地朝着山门而去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形,与他此前所预料的,差不多。

    度仙门向南三千里,一只巨大的木船破空而来,周围飘着七彩烟雾,木船各处张灯结彩,其上都是些模样俊俏的男女,各自的打扮却都是……

    最低有伤风化,最高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李长寿仔细看了一阵,随后在心底一阵正义的批判。

    过艳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自然就是酒乌师伯此前提到的,背景异常复杂,有功德傍身的那支妖族。

    此前酒乌师伯言说了那只狐妖之事,李长寿给酒乌出了一条计策。

    这计策其实很简单,就是度仙门暗中放出消息,让这一族知道,这狐妖此时安好,因在南赡部洲开花楼,纵容一些妖族吸纳凡人阳气以修行,从而被一家人教道承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计策虽简单,但效果却是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点明这狐妖安好无损,便是让此事不至于闹大。

    待那些妖族四处探访这几家人族道承,各被告知并未抓过什么狐妖,一步步排查下来,最后自然会寻来度仙门。

    而这批妖族来度仙门之前,也好好了解了一下度仙门,知道这家仙门虽是在东胜神洲,但曾得人教玄都大法师庇护,跟脚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故,这些妖族也是十分收敛。

    他们远在两千里外的仙门边界线就停下木船,派了几名天仙境的男女向前,远远地就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又给李长寿一种别开枪,我们是来赎回俘虏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,也进行的还算顺利。

    度仙门早已暗中查看了那狐妖,发现对方只是在地下牢笼中清修,修为境界比刚关起来时还强了很多;

    有赏罚殿执事提前通知了这狐妖,不日便会有她族人前来接她。

    山门前。

    待这些妖族向前,奉上礼物,说了些好话;

    度仙门几位长老沉吟几声,有些为难,让这些妖族立誓许诺,这狐妖今后不再为恶。

    如此折腾了一阵,走了走过场,在不少度仙门门人注视下,那狐妖被几位门内执事放出了地脉囚笼……

    这狐妖似乎来头不小,那些妖族见了她顿时一阵欢腾,有不少女妖还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本来,这件事也该就此告一段落,但出乎双方所有人预料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可以加入度仙门吗?”

    那狐妖小声问着,目光竟是那般纯澈,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清灵气息,本身的妖气反倒不多。

    躲在人群中的李长寿,心底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一名长老皱眉道:“道友,我度仙门是人教道承,只收人族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做那护山的灵兽,也愿做那扫地的侍女。”

    这只刚被放出来的狐妖,言语中带着几分迫切,在她族人们不解的目光中,在云上向前快走了几步,凤目流露出几分哀求。

    “若都不可,还请让我再见当年将我抓来此地的道长一面,我有、有一些话儿要对他言说。”